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正在载入中……
  • 命書5-8
  • 浏览:479次
★★★警告:本站为百分百安全无毒网站,图片上的水印网址都带病毒,请勿尝试打开^_^★★

(8)闺中私密事
  「怎么会你啊?」
  「意外吗?」
  「很意外。早上咱们还在一块儿呢。」
  「这不是想你想得不行了嘛。」
  「小坏蛋,油嘴滑舌的哄人,拿姐当十七八岁的小丫头啊?才不上你的当。
快过来。」
  进了屋,被让到沙发上坐下,冷千姗去给他拿东西吃。望着她离去的背影,
叶秋长为之心动,胯下之物不由跳几跳。
  冷千姗身上穿套瑜伽服,黑色如墨,外露的胳膊和脚丫显得那么白皙,这不
算什么紧身衣,但是仍把大屁股包得紧崩崩、圆滚滚、肥美美的。有些女人屁股
一现形,便骨头突出,破坏了整体美。这个屁股不是,算得上完美,不但有无可
挑剔的形状,还是有无可挑剔的内涵。
  在她向厨房走时,在交替的大腿迈动中,屁股肉匀速地游移着,还缓缓地颤
着。这要是光着,肯定是肉感的波浪啊。
  叶秋长舔了一下变干的嘴唇,心头阵阵火热。
  打量一下房子,也不是很大,是两室一厅的格局。墙上不是常见的雪白,而
是黑的。有一面墙上还挂着一张巨幅相片,也是黑白的。相片内容不是生活照、
明星照,倒像是写真,是一个女子将裙子卷到腰上,一只手在双腿间活动,脸上
是舒爽的表情。由于微侧身,看不到关键地方。
  看那女人脸蛋,分明是这位冷姐姐。
  叶秋长笑了,心说,这位冷姐姐真是奇葩人物。客厅咋挂了这样的东西,在
自慰啊?这要是客人来了,客人该怎么想?
  一低头,茶几上放着一些书籍,随手一翻,光是书名就够惊人的,什么死亡
艺术、人死后有没有灵魂、常见的几种解剖方式等等。
  实在没兴趣看这东西。再一低头,茶几的二层格里,放着一个假阳具,通体
带着毛刺,如狼牙棒。上边有开关,想必是电动的。
  叶秋长顺手抓过来,闻了闻,似乎还有女人的腥骚味儿。
  冷千姗端来咖啡,见男人手中的那东西,龟头像虫子一样转动,只哼了哼,
脸上也没有出现窘态。
  「这东西没有你的鸡巴好。」一句话就把叶秋长逗乐了。
  「那你还用它。」叶秋长原位放下电动阳具。
  冷千姗回答道:「没有男人时,打发寂寞用的。」随手打开CD唱盘,唱机传
出一首舒缓、阴郁的曲子。
  「知道这是什么曲子吗?」
  「不知道。」
  「黑色的星期天。」
  「我听说过。说是有许多人因为听了这首曲子自杀。」叶秋长想起来,秦芸
曾用手机放过这个曲子。不过只放过一次,说是不吉利。
  「无聊!」
  冷千姗站在男人面前,哂道:「无稽之谈而已,我听它,只是因为好听。」
  「妳不怕?」
  「比起开完刀,把手术钳忘在患者肚里,这哪有什么可怕的?」
  冷千姗说得淡然,叶秋长险些一口咖啡喷出去,吃惊地看像冷千姗,看她一
脸正经的样子,完全不像在说笑,「冷姐,妳不是说认真的吧?这种事……妳干
过?」
  冷千姗淡淡一笑:「谁年轻时候没犯过错?你从不犯错?」
  摇了摇头,叶秋长表示:「呃,犯错是难免,但一个医生,怎么也不至于把
手术钳忘记在人家肚子里,这好像……不是年轻犯错能解释的。」
  冷千姗耸肩道:「忘了就忘了,难道我还能对患者说,是主治大夫当时偷摸
我屁股,我就偷捅他一刀,顺手把钳子给忘了吗?」
  叶秋长呆了半晌,叹道:「冷姐,人不可貌相,我发现……妳还真是个有故
事的人啊!」
  「我不喜欢对人说故事的……」冷千姗顿了顿,忽然道:「爱听歌吗?」
  「还行。不爱唱,但还挺听的,以前……」叶秋长欲言又止,摇头道:「不
提了,怎么忽然问起这个?」
  冷千姗进去卧室,出来时抱着一把吉它,「想听什么,姐给你唱。」
  「随便了。」
  「那一起听一首《如果还有明天》。」
  这歌名听得叶秋长直皱眉,说:「姐,你还是换一首别的吧。听这种歌,总
觉得不太吉利。」
  「好吧。你听着。」
  琴弦拨动,曲子欢快,冷千姗唱起来。
  「在那遥远的地方,有位好姑娘……」
  才听了几句,叶秋长便被征服了。
  别看这位冷姐姐怪模怪样,审美与举止总是与众不同,但是才华真有。整容
技术没得说,专家水平。就说这唱歌吧,嗓音清亮、透澈、又带着特有的忧郁调
子,把一首民歌唱得凄楚动人,让人缅怀往事,想起最悲剧的爱情,完全不是随
便唱唱的业余水平。
  叶秋长不禁想起自己和秦芸的故事。那是一首悲歌,其中的起伏跌宕,苦辣
酸甜,令人刻骨铭心,一生不忘。
  「你怎么了?」
  「被你的歌感动了。」叶秋长强笑着,心中酸楚。
  冷千姗感慨道:「最爱的人,永远在遥远的地方,不可靠近。有了距离,才
有真爱。天天在一起缠着腻着的,那不是爱,那是生活。爱情应当超越生活,超
越世俗。」
  叶秋长直视着冷千姗,问道:「姐是有感而发吗?」
  摇摇头,冷千姗微笑道:「我早失去了爱的资格了。说吧,你今天找我什么
事儿?」
  「非得有事儿才找你吗?没事就不能来吗?」
  「你肯定有事的。我的感觉不会错。」冷千姗的目光落在男人的脸上,明亮
、深邃。
  「我想你了,还不行吗?」
  冷千姗灿然一笑道:「你是想我的肉体了吧?昨晚刚干完,还没够吗?那好
,来,让姐给你点甜头吧。」上前拉开男人的裤子拉链,在男人的配合下,裤子
拉到膝盖之下。
  「来,往前点坐。让姐给你吃吃。」
  「打咱们做完,还没有洗澡呢。」
  「不用洗了,原味最好。反正你这条鸡巴目前也没干过别的女人,只干过我
。我喜欢咱们俩的味儿。」说着话,冷千姗抬头瞅男人,目光有一种女王的傲气
,似乎这条鸡巴就是她的,别人都不能抢。
  「姐对我真好。」
  「你只要对姐真心,姐以后会给你更多的好处,让你觉得姐是世上最好的女
人。」冷千姗嘴上说着,纤手玩起来,撸、拨、捏、骚等手法相继上场,比弹吉
它的技术还高明。
  「哇,姐真会玩,不比那些小姐差啊。」叶秋长眯起眼,由衷地称赞道。
  冷千姗回想这东西曾在自己的洞里狂野肆虐,曾给自己带来那么多的欢乐,
芳心一荡,称赞道:「你这条鸡巴真好,不知道以后会有多少女人享受呢。」
  叶秋长望着冷千姗因兴奋而红起来的俏脸,说:「眼下它只属于姐姐一个人
,享福的是姐姐啊。」
  「那姐姐可要好好爽一下了。你可得挺住,要是一二三就买单了,以后别来
了。」说着话,冷千姗单手握棒,鼻子在上边闻着,且移动着,美目合着,一副
很迷醉的样子。
  叶秋长望着蹲在胯下的美女,她的长发、肩膀、胸部,随着她移动鼻子的动
作,都在动,都在抖呢。
  闻够了,冷千姗粉舌吐出,像舔冰棍一样舔起来。
  男人的身子动荡起来,像缺氧般的大喘气,嘴里不时发出呜呜、啊啊、噢噢
之声,两手不时抚摸着女人的头和头发,表情变化多端,眉头时紧时松,脸部肌
肉移动着,显示着激动、冲动、感动。
  粉舌不只缠着龟头,还在棱沟、棒身上滑动。还把口水吐上来,摊向各处。
不一会儿,从头到毛干干净净,跟洗过澡似的。
  「姐,你的本事真大。再来几下子,我就坚持不住了。」叶秋长呼哧呼哧地
急喘着,艰难地说话。
  「你要是敢射到我嘴里,我就一口咬掉你的大鸡巴。」
  冷千姗霸道地说完,真的张口嘴,朝龟头而来,不过不是咬,而是含,将鸡
巴含到嘴里,一下一下地套着,发出扑噜扑噜声。
  叶秋长感受一批批极乐的大浪向自己冲来,他不敢放开怀抱感受,还得咬紧
牙关,适当地崩紧神经,调整呼吸,只要自己稍一放松,就会洪水决堤,一下完
蛋。
  冷千姗的功夫不仅如此,还把棒子整个吞下。驴鞭一样长的东西全吞下,那
自然是深喉了。她的舌头搅动,牙齿轻咬,又将蛋蛋握在手里,像玩铁球一样玩
起来,使蛋蛋上下左右的运动着,说疼不疼,说酸不酸,还给男人增加痒痒呢。
  叶秋长忍得还难受,几乎要停止呼吸,「姐,我忍不住了,我要射了。你快
让开。」
  冷千姗吐出肉棒说:「想射就射吧。站起来射。」
  叶秋长站起来,肉棒子跳动着,大声叫着,发出男人最舒服的旋律。
  即将发射时,冷千姗又将肉棒子叼进嘴里,于是一股一股的热流全进了女人
嘴里。冷千姗笑着承受着,等男人射完后,抬头望着男人的表情,望了好一会儿
,俏脸上露出满足的笑容。
  她的两腮鼓鼓的,显然装满东西。然后,喉头一鼓一缩的,腮帮子渐渐恢复
正常。又吐出舌头,把龟头清洁一遍,感动得叶秋长想立刻操她。
正在载入中……
提示:提供的最新影音先锋资源和av天堂网电影均系收集于互联网,本网站只提供web页面服务,并不提供影片资源存储,也不参与录制、上传! 免责申明
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收录的先锋影音avtt天堂网电影天堂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警告: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全球海外华人服务,受北美法律保护。本站不允许任何中国大陆人士进入,否则后果自负!